• 中巴学者研讨会

    • 2011

      China
    • Seminar

      Chinese & Brazilian
    • Organizer

      Shaanxi, China
    • Leia mais

      Link

    時間:2011年8月20日
    地點:西安美術館
    召集人: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董事长高经纬

    陝西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高有祥:今天瞭解了張先生在巴西為拍照片、拍紀錄片,他這種執著的追求。今天下午我看了他的拍的這個,儘管只是個宣傳片,我很受感動。紀錄片人的這種堅韌不拔的精神,精益求精的這種精神。我感覺張先生值得我們中國的紀錄片人學習。還有剛才看了張先生這些攝影靜態的作品,我感覺都非常好,表現的是人與自然、人與歷史、人與環境。從一個中國人到了巴西,本身這就是一種國際視野,是一種跨文化交流的這種心態去反映一個異國,是我們地球那一邊的一個國家下層人的這種生存狀態,我感覺這些片子和咱們國內目前放的很多山山水水的片子不一樣。為啥不一樣呀,國內放的這些山山水水的片子會激發人去旅遊的願望,而張彥君先生拍得片子屬於揭秘性質的。我不可能到亞馬遜那邊,連人都沒有,不具備生活條件。中國人不可能到那邊去旅遊,但是我們站在一個甚麼角度去瞭解巴西這種山水。這個,我們是應該在這個地方定位的。所以我對張先生的這個片子,抱有濃厚的興趣。希望以後能夠有機會,整個完整地學習張先生的紀錄片,解讀張先生的紀錄片。內容這個東西,全世界共同的、大家所看重的,它反映了一種樸實的價值觀,這種樸實的價值觀從甚麼地方入手呢?應該說從文化入手,就是探討全世界人共同的這種生存狀態,體現這種實實在在的人文關懷。用文化接軌,反映出這個多元文化,同時要有美的追求。我們做的這個東西必須非常好看,充滿著詩意。剛才張先生的這個片子,我感覺充滿著詩意,今天這個主題是“巴西-愛之詩”,的確是這樣,名副其實。在中國對外宣傳上,中國是一個失敗的國家。我們國家現在社會發展了,經濟也發展了,民主進程也加快了,為甚麼這些東西世界看不到呢?我感覺到就是我們的這種宣傳策略的問題,我們這個宣傳一直叫“宣傳”。我們這個宣傳意識形態性的東西太多,沒有這個對人的基本理解,對社會的基本理解,對生態的基本理解去出發,而是進行政治宣傳,意識形態。今天張彥君說,我們孔子學院是失敗的。我對孔子這個人一直是有看法的。為甚麼有看法,我們為甚麼在200多個國家建立孔子學院,去年的這個紐約的國家形象片,我認為也是失敗的。多長時間閃了幾百個人像畫面,外國人,美國人據說看不懂,搞不清是甚麼意思,我們國家就是應該走姚明這個路,章子怡這個路,還有張彥君先生這個路⋯⋯

    中國傳媒大學攝影系教授王剛:人類學偏偏開創了獨特的生存方法。因為研究文化,它講究研究者必須深入到一種文化里一年以上,要經歷一種春播、夏管、秋種、冬藏整個一個輪回。這個輪回不一樣,季節不一樣,文化產生不一樣。你必須深入到文化當中去,然後同步學習他的語言,體會他的文化,這是跟時政研究完全不同的一種定性研究。去感覺它,感受它。我看張先生他們就是完全十年深入到這種文化,去感受這種文化。那麼,對它有切身的感受,張先生的影片就對準了這個。另外,上午我剛開始看展覽前言的時候也非常感動,巴西總領事寫的那個。就是說作為一個紀錄片人,作為一個懷著夢想的人,這種追求真是非常可貴的⋯⋯

    陝西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、博士牛鴻英:看了這個短短的20分鐘兩個短片的一些感受,首先我就感到一種美和溫暖,就是它非常能打動人,可能它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。現在很多紀錄片都要懸念,要講故事,把你擾得一直就是被敘事策略所控制。但是我們看它(這個片子)就是很簡單的色彩,然後,很貼近的這樣的一種表現方法。給我的感覺就是畫面的構圖,影像的這樣一種呈現非常的美。但是它又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所謂的那種特別遠的,特別高雅的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,它帶有一種理解的、走近的、關愛的那樣的一種溫度,讓人覺得自然它就能觸動你的內心。從我個人角度講,包括裡面出現的孩子,還有一個家庭,他們這樣一種能夠為理想去付出,並且能夠為社會做出一定的貢獻。這樣兼而有之的一種行為,對我來說,都是非常感動,又覺得它非常浪漫,覺得有非常非常大的吸引力。那麼,這樣的一種個人化的影像的拍攝方式,本身它的價值是非常大的,但是,它可推廣的程度比較有限,因為它受到客觀的限制的條件很多。那麼,從我自己的角度講,我就覺得,我們有那樣多的素材,還有這樣一種很貼近人的,能吸引人的視角,那麼我們怎樣可以把它做一個更深層次的加工,把它做一些更有效的重復的利用,把它變成更有效的公共文化資源⋯⋯

    中國西部電影電視研究中心秘書長、博士馬聰敏:今天,這個接觸張先生特別感興趣,而且也很崇拜。那麼我想講這樣幾個方面:第一個方面,就是剛才高社長講的全媒體,其實我們今天看到的內容,包括活動的影像,活動的影像里夾雜著靜態的影像,包括我看到的展覽。我們以後的成果里可能還包括書籍、文字,它的信息量和媒介的介質是非常多的。所以它不僅僅是紀錄片將來如何的問題,我覺得它最後的產品的形式是非常多樣的,它非常符合現在年輕人對於文化產品的需求,所以我覺得從這個切入點來講,這個切入點選的非常好。還有我想說的是,我們在剛才的影像里看到的,我們在嘉年華里看到的中國已經不是我們熟悉的中國,已經是一個創造性的中國。我恰恰覺得這才是跨文化領域更重要的一點,它不僅僅是一種紀錄,它同時是一種創造。所以這種行為一旦發生,不管是我們跟外國人接觸,這種非常個體的跨文化交流,還是像我們這樣有組織的或是民間的跨文化交流,他只要一開始,作為一個行為,它就是值得去堅持的。這是我要說的第二點,這也是我為甚麼崇拜,或者說看到這個項目,它勾起了我個人作為一個對文化傳播很熱衷,想要做文化事業的理想。第三點就是,剛才我們也看到了這個片子,我覺得它似乎看起來是一個宏大的敘事,因為我們聽到的畫外音在講亞馬遜河的歷史,而在影像里我們看到了一個家庭的一個探險的歷程,恰恰是這種宏大的敘事和一個家庭形成了一種特別有趣的張力,它就有別於我們看到的一些宣傳片或者旅遊片雖然它美的讓人窒息,但是它會讓人卻步,不會讓人產生這種親近感,但恰恰是這種包含著一個美麗的影像,同時又有生活的流動和情感的流動這樣一種敘事方式,我覺得它才更可貴。所以,我覺得這個片子的可貴之處恰恰在於這種視點和這種民間的視角,這種民間的視角一旦換成官方的,我覺得它的價值,還有這些種吸引我們的東西就會退色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