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录片《穿越》导演阐述

漫长的十年,我们在巴西“穿越”了地域之河、文化之河、心理之河。

“巴西人”是来这块土地的定居者,他们来自世界各个角落,代表着不同的族群。家族是巴西社会最基本的单元。每个家族在巴西都是从轰轰烈烈地创家立业开始的。为了捍卫和争取,他们共同创造了独特的“沸斯达”文化,又各自赋予了它不同的内涵,以此张扬家族的历史及其种族的传统。

最早到达此地的是500年前来伊瓜贝河的“淘金客”。丰富的黄金、无尽的宝藏,招致了持续不断的纷争与掠夺。为了开拓和打理,殖民者葡萄牙皇室开始四处招募移民,向他们发放殖民证,私人也向新来者兜售土地。时至今日,仍有许多家族不知道自己的领地究竟有多大。但有一点是清楚的,从城镇到无人区,任何你认为的“公共地域”都可能是某个家族的私人领地。事实上,要想深入探寻巴西的文化,最好进家入户。

在我们亲密接触的每一个巴西家族,他们都有一箩筐的故事。

布鲁梅瑙是德国哲学家和药剂师,他于1846年来巴西考察,1850年在淡水河谷流域创办他了的殖民地,1880年获封时有15万人,大多是德国血统。今天,布鲁梅瑙是一个有310万居民的巴西城市,人们严从布鲁梅瑙的祖训,学校教授德语,每年10月举办“德国啤酒节”。

亚历山大是巴伊亚⋅格兰基庄园的主人,他是马尔圭斯家族的第三代继承人。当年,他的爷爷用一辆牛车举家至此。在与自然的抗争和与动物的较量中,拓展疆土,定居在颇富传奇的斑达瑙湿地。作为斑达奈娄,亚历山大是我们在斑达瑙湿地的第三位向导,他的儿子吉阿古是林克兄妹在斑达瑙唯一的小伙伴。
还有多尼古家族、奥基隆家族、聂耳松家族。他们,以及他们和我们的故事。

落地巴西,最强烈的感受到是森巴节奏。为了全程纪录这一终年不坠的盛宴,我们投资金鹰森巴舞校,策动了圣保罗2003年“中国主题”嘉年华。正是这一巨大成功把我们引向了扑溯迷离的“6月11日广场”。这个广场位于里约热内卢旧城中心的黑人生活区,它的名字源自已经消失的古老街道。巴西废除奴隶制后,昔日黑奴大批集结于此,他们搭建窝棚,放肆歌舞,大兴非洲音乐。为了躲避警察追逐,他们创立了“森巴学校”。1932年,记者马里奥·菲略游说其所在的《世界体育报》赞助森巴学校在该广场举行了第一次游行,此举迅速风靡全国,成为巴西的国家文化。今天,这里是闻名于世的里约贫民窟。

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们记录了匪夷所思的“卡布艾拉”舞和忧伤哀怨的“斑达奈娄”音乐等许多标志性的巴西文化。我们还是隐秘原始的巴西“凡单戈”文化的首次记录者。

我们来巴西是为了到亚马逊河拍照片。接连意外,亚马逊的梦想变成了在圣保罗策动中国主题嘉年华,继而踏上了追寻“淘金客”的远途。从传说中的伊瓜贝河开始,我们穿越淡水河谷流域,到达了世界最大的湿地斑达瑙……漫漫旅途,两个孩子先后出世了。

这是一段亲历,说不上轰轰烈,却也是数不清的惊心动魄。